請先綁定手機號

位置:首頁 >原鄉

大院里的龍門陣

李家灣大院里的住戶都是自家人,爺爺奶奶,伯伯叔叔,大媽大嬸,兄弟姐妹,侄兒侄女,四五十人,像個小世界。

土地下戶前,李家灣大院的人們白天要參加生產隊的集體勞動,可一到月夜院子里就熱鬧起來——各家端出凳子,在院子里圍個圈擺龍門陣。李家灣的男人都抽葉子煙,他們抽煙的動力,是當初在生產隊干活,坐下來抽煙,不會被扣工分。男人想偷懶,就抽煙,有女人不服氣,也學抽煙,但女人一天到黑叼根煙桿在嘴巴上,會遭人詬病,所以李家灣人最終沒一個女人抽煙。土地承包到戶后,各人干自己的活,再偷懶就沒意思了,但男人們的煙癮卻戒不掉了。龍門陣一擺,葉子煙也紅亮亮抽起來,院子里煙火點點,忽明忽暗。有人“喀喀喀”地咳嗽,有人在板凳上磕煙灰。不喜歡吸二手煙的女人,就只好坐遠點。

誰有故事,就貢獻出來。故事雜七雜八,有話本,有演義,有戲文,有民間故事,以鬼故事居多。諸如“牛郎織女”“生死牌”“駝子回門”“木匠背鬼”等故事經常被人們反復講起。我喜歡聽鬼故事,但又害怕得要命,以至于不敢起夜,老尿床。

由波二爸是故事的主角。由波二爸頭皮上有癩疤,大熱天也包著白帕子,經常躲到沒人的地方撓頭皮。有人專門跟他編了個順口溜:十人打馬上雪山,八人辛苦二人閑,暑天雪花紛紛下,面帶愁容心喜歡。他大字不識兩籮篼,故事卻講得有板有眼。由波二爸有個壞毛病很令人討厭,往往正聽到興頭上,卻戛然而止:“明晚請早?!蔽衣犓v過《三國演義》《水滸傳》《西游記》和《聊齋》故事,當然不是全本,都是些零散故事。

爺爺的臉像一堵土墻,干硬且布滿裂紋。別人講故事,他就“吧嗒吧嗒”地抽煙,默不作聲,好像有許多國際國內問題,需要他去思考。他的思考,也沒白費,一開口就帶預見性。比如大躍進時,有人報出“紅苕畝產十萬斤”, 爺爺就說:“鬼吹!早晚要喝西北風!”果然,過兩年他的預言就成真了,人們真的就挨了餓。人們口口聲聲叫“蘇聯老大哥”時,爺爺又說:“牙齒跟舌頭那么好,早晚都要咬破?!焙髞?,也應驗了,兩國在珍寶島鬧得不可開交。爺爺是族長,又是生產隊長,一言九鼎,誰家有事擺不平,都找他調解。

農閑時,大家聚在院子里,女人們織毛衣、納鞋底、繡枕套、逗娃娃,各干各事。她們手上忙著,嘴里也不空閑,都樂于家長里短地閑聊。有時候,這些女人開玩笑時比男人還野。

男人們很沉穩,嘴里含著葉子煙桿,手上也不空閑,或編籮筐,或修糞桶,或楔鋤頭,或修犁耙,總是不緊不慢地干著活。男人們的龍門陣也擺得很起勁,上至國家大事,下至雞毛蒜皮。比如,西哈努克又來中國“走人戶”、哪家人的老母豬下了十幾頭小豬兒等話題總是輪番從大家嘴里飄出。當然,他們最關心的,還是米缸里有沒有米、窖坑里還剩多少紅苕。

李家灣大院無論誰家殺了豬,都會留下心肺下水,切一盆蘿卜或土豆,湯湯水水紅燒一鍋,燒好后就請來一桌人喝點小酒。主人家還會拿小碗盛些紅燒菜挨家挨戶送給大家吃。每年端午節,人們都會摘兩片芭蕉葉蒸包子,有的還要切臘肉包粽子,有的采花草縫香包,也是東家送過去、西家送過來的,那滿滿的人情味,真讓人回味無窮。

誰患了頭痛腦熱,李家灣大院全院子的人都會去噓寒問暖。要是病情較重,會有人一溜煙跑去請赤腳醫生來看病。若要送衛生院,有人就會忙著搬來馬扎,綁一副臨時滑竿,抬著病人去醫院。

李家灣大院的人面子要得緊,誰家來了客人,都會從谷子里掏出一塊老臘肉來招待客人,再特意煮一頓紅苕干飯來吃,讓客人像個客人。要是家里實在沒有什么待客的東西,就東家西家借也要把客人款待好。實在不行,就是忍痛殺一只老母雞,也要讓客人高興。

李家灣大院里人多嘴雜,也是個是非之地——東家跟西家打捶罵架,多半就是因為有人在其中“挑燈撥火”。

這座大院,本身就是龍門陣。

李森林

未經授權,嚴禁轉載!轉載授權請聯系:028-26223105

版權聲明:資陽網是資陽新聞傳媒中心在互聯網上授權發布《資陽日報》、資陽廣播電視臺視聽節目的唯一合法媒體,歡迎有互聯網新聞發布資質的網站轉載,但務必標明出處“資陽網”和作者姓名;資陽市范圍內網站若要轉載,必須與本網簽訂協議。如若違反,資陽網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。
轉載要求:轉載之圖片、文件,鏈接請不要盜鏈到本站,亦不能抹去我站點水印。


下載‘今日資陽’APP 了解更多新鮮資訊

網友評論

文明上網,理性發言

全部評論 0條評論
    暫無評論

請先登錄

成年片